法甲

傲世神尊第四十二章弃车保帅

2020-01-24 15:5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世神尊 第四十二章 弃车保帅

“走?”封逆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你以为你还走得了么?”话音一落,所有的敢死营成员瞬间齐刷刷的亮出兵刃,一个个好似豺狼虎豹一般恶狠狠的盯着校尉营的人马,只等封逆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去将之统统斩杀。

“封大人,你这是干什么?”见此情形,刘勇登时又惊又怒。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封逆竟然如此霸道,一言不合就要刀兵相向。而且,看敢死营那些家伙凶神恶煞的样子,这完全不像是开玩笑,而是真真正正准备要发起进攻。

“大秦军规第三条,抗命不尊者,杀,临阵脱逃者,杀,本官只是在执行军法而已,我再问你一句,你去还是不去?”封逆面带杀机的看着刘勇,只要这厮敢説个不字,他便会直接出手摘下对方的脑袋。

“该死,这家伙怎地如此难缠!”

听到封逆这明显带着杀机的语气,刘勇心中暗骂不已,同时,整个人的脸色也是阴沉到了极diǎn。若有可能,他还真想就这样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但问题是,敢死营的强大战斗力整个邙山军营人所共知,他这支校尉营虽然也算得上精兵又仗着人多势众,可真要拼死起来,十有七八是个惨败的结局。最关键的是,眼前这个该死的敢死营营长封逆太过可怕,据説这家伙在上任的第一天就生生以一己之力将整个敢死营杀得落花流水,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这支校尉营连带他这个校尉恐怕难逃一劫。眼瞅着完成此次任务就要晋升指挥使,他怎么甘心死在这临门一脚上?

“看来,只能走这一步了!”

左思右想之下,刘勇终于下定了决心,牙关一咬,重重的diǎndiǎn头:“好,就依封大人的意思,此次埋伏偷袭的任务就由我们校尉营来执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们敢死营的人也必须要跟我们一起进入峡谷埋伏。”

“条件?”封逆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漠然道:“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

“不管有没有资格,这是我的底线,毕竟,这次劫粮任务是以你们敢死营为主,事成之后也是你们占头功,哪有理由让单单只让我们校尉营的去当主力?如果封大人这都不同意的话,那下官也只能抗命不尊了!”刘勇神色强硬道。

“哦?你这是在威胁我?”封逆双目微眯,眼中隐隐有寒光闪过。

“不敢!”刘勇面不改色:“封大人官居都尉,下官又怎敢威胁大人?只不过,大人官位虽高于我,但也没有道理让我们校尉营的弟兄来给你们敢死营当挡箭牌。”

看着这家伙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封逆反倒是气乐了,明明是这厮不怀好意,现在他这么一説却成了封逆仗着官阶高故意让他们校尉营的人挡在前面,自己等人坐等功劳。且不説这家伙有什么能耐,单是这贼喊捉贼的本事就让封逆刮目相看。而且,如此一来也使得封逆不好再强行逼迫,毕竟,这家伙説得合情合理,封逆暂时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厮包藏祸心,如果继续拿军衔压他,多少有些站不住脚。

当然,封逆也可以直接将这支校尉营全部斩杀在这里,如此,既能收获一定的功勋diǎn,又能一了百了,轻松自在。事实上,封逆此前就是这样的想法,可转念一想,纸终究也包不住火,除非将自己敢死营的人也一并灭口,否则,难保敢死营里面不会有人将此事捅出去。届时,那原本就一门心思想置封逆于死地欧阳博绝对会借机将他治罪,xiǎo不忍则乱大谋,他不能冒这个险。

其实,説来説去,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实力的问题,若封逆如今已至超一流武将之境,哪里会有如此诸多顾忌?什么都尉统领,统统灭杀便是。可惜,现在的他离超一流武将的境界还差得太远,而且,那新激活的“人屠”任务也必须在战场上才能完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暂且忍耐。

“也罢,既然你话都説到这份上了,那我便遂了你的意,两支队伍一起进峡谷埋伏!”沉默了片刻,封逆面无表情道。索性不过是一个xiǎoxiǎo的校尉,他倒要看看这家伙在他眼皮子底下能玩出什么花样。

“我就知道,封大人到底还是个通情达理之人!”闻言,刘勇登时面露喜色的对着封逆抱了抱拳,同时,心底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如果这样都不能使得对方让步,他就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废话少説,时间也不早了,带着你的人跟上来!”言毕,封逆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直接带着敢死营的人缓步朝着谷内走去。

“哼,现在威风,待会儿看你怎么死!”看着封逆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刘勇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道狠毒的凶光。旋即,大手一挥:“走,跟上!”

落霞山谷,地势险峻,因为两侧的悬崖遮挡,峡谷内常年难见阳光。此时虽然已是艳阳高照,但峡谷内却是异常阴暗,四周一片寂静,时不时的一阵阴风刮过,发出“嗖嗖嗖”声响,犹如xiǎo鬼厉哭,十分渗人。而敢死营和校尉的人马便隐藏在峡谷底部两侧的枯木丛中,敢死营居左,校尉营在右,泾渭分明。

校尉营这边,与刘勇一起潜伏在一旁的副官面带忧虑的踌躇了一下,xiǎo声道:“大人,我不明白您为何会答应那xiǎo子把我们的人也一起弄进谷埋伏?”

“废话!”刘勇面色阴沉的看了他一眼:“当时那种情况,我不答应能行么?”

“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跟那xiǎo子同归于尽?”副官紧锁着眉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为了完成统领大人交代的任务,如今,也只能弃车保帅了!”刘勇沉声道。

“弃车保帅?”副官微微一愣,旋即,骤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大人您的意思是要……”

“不错!”刘勇狠狠的一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要我们能完成任务,即便赔上全营的弟兄也无妨。”

“可是,可是这些都是跟着大人您多次出生入死的弟兄,这样做,值得么?”副官面带不忍道。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想要成大事自然就有人要牺牲,别的你不用想,你只要知道,完成了这次任务,我荣升指挥使,你接任校尉,就这么简单!”刘勇冷酷道。

“这……唉~”副官张了张嘴还想要説些什么,但看到刘勇那一脸决绝的样子,已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化为了一声叹息。作为刘勇的贴身副官加心腹,他自然很清楚对方的性格,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他説什么,对方都肯定听不进去,再多説两句反而会惹得其反感不悦,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在心中对校尉营的弟兄説声抱歉了。

只不过,赔上了所有校尉营的弟兄,就一定能完成任务么?希望如此吧。副官心里暗自打鼓。

踏踏踏踏……

就在那副官心思百折之际,忽然,峡谷外隐隐传来一阵马蹄声。

“来了!”

一瞬间,埋伏在峡谷内的两支部队人马都立马打起精神来,一道道目光尽数汇集于峡谷口。

片刻后,上百匹铁甲战马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战马所过之处,带起一大片残枝枯叶,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连探路的斥候居然都有上百人,看来,大风帝国的这支粮草部队规模不xiǎo啊!”看着战马上的近百名大风帝国骑兵,封逆身边的郑河登时脸色骤变。

一般来説,斥候的数量都是跟部队规模挂钩,斥候的数量越多,那部队的规模就越大,比如他们敢死营的斥候就总共只有五个,刘勇那支校尉营的斥候也只有十来个,而此番,这支大风帝国粮草部队的探路斥候竟然多达上百,可想而知,这支粮草部队的规模恐怕至少要过万。原本以为此次大风帝国的运粮部队至多也就个三四千人,以敢死营的战力在加上刘勇那支校尉营吃下他们并不太困难,哪曾想,这支部队的规模竟然这么大。以一千两百余人对阵万人甚至数万人,这一仗怎么打?即便是占了埋伏之利,恐怕也没什么胜算。

“难怪那刘勇之前一直不肯进谷埋伏,我猜他应该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见状,封逆也是面露寒光的冷声道。

“多亏大人您英明,逼着他们校尉营的人也埋伏了进来,否则,若仅有我们敢死营这区区两百多人的话,只怕连安然撤退都难!”郑河有些后怕的xiǎo声道。

“我看那家伙九成不会乖乖跟我们配合作战,不过没关系,给我死死的盯紧他们,一旦发现校尉营的人有什么异常,我们立即撤退。”封逆吩咐道。反正敢死营的行军速度要远胜校尉营,若那刘勇打什么鬼主意,最后吃亏的绝对不是他们敢死营。

北京丰益医院王立平
北京泉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安顺专业癫痫医院
海口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重庆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