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月盾 第九十二章 围城计划

2020-01-16 20:4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盾 第九十二章 围城计划

在克累斐城参与了新年庆典的所有人,都把河间战役的胜利作为最值得庆祝的事情。马铃薯佣兵团也在这座xiǎo城里度过了第一年,这个xiǎo型佣兵团的所有佣兵和队长们都希望,在旧王国历948年里,马铃薯佣兵团能够创造更多的胜利、荣誉以及最重要的财富。

菲德把教皇赏赐给他们的金银财宝悉数分掉了,连那些死去的佣兵也分得了不菲的抚恤金,由努尔和卢卡一起负责回到圣光城,把这份他们应得的报酬送到他们的家人手中。当骑兵中队长阿维的情绪平复后,菲德也和阿娅娜一起,把那面本来属于切迪的金色附魔盾牌交给了他,鼓励他能继续努力。

这十多天的时间内,河间地区开始变得非常寒冷,菲德特意花了不少钱,买了一些厚实的衣服,送到每一个自己的部下手里。而菲德也在“黑闪”下,穿上了保暖的衣物。河间地区的河流开始有结冰的迹象,但是这种结冰的程度并不能让任何人走在上面而不掉进河里。那些本来堆积在河流里的尸体也被教会联盟悉数抬了上来,由从圣光城来到此处的教会主教们对他们进行祭奠仪式,希望所有被卷入战争的人都能够得到安息,去到天父的身边。

而听闻克累斐城稍微北面的方向,已经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这不得让教皇国的所有首领尽快进行详尽的计划——关于河间城堡的问题。

这大半个月里,河间城堡都闭门不出,连送信的乌鸦也没有几只从城堡里飞出。反倒是一些能够被侦查到的帝国士兵,正在河间城堡的后山处,日夜开采着巨石,所有人都相信那是为了多建造一些滚石而付诸的行动。

教皇、大主教、吉列尔莫将军等人也在不停地磋商战略事宜。在这段时间内教会联盟已经尝试过了好几次的攻城突进和夺取城门的偷袭,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河间城堡的两面城墙把这座依靠着割裂山脉的坚固城堡保护得非常周到,如果不想办法把防守兵器“雷鸣”解决掉,根本就不可能入侵到城门,更别説是爬上城墙上,踏进城堡内一步了。

而派去交涉的使者则每一次都会得到城下的会面,河间城堡方面也非常客气,表示只要教皇国退军,他们就会考虑议和的事宜。这样的提议当然没有得到教皇的同意,萨林斯王国的吉列尔莫将军也表示不会在现在撤军。至于那个被囚禁起来的马丁勋爵也一言不发,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外,什么都不愿意説。

所以面对这样强大的防御,教会联盟也开始计划做长期的围城战,这个战略得到了吉列尔莫的同意,只不过他看上去并不打算让自己的部下去做这样的事情。长期的围城主要是让河间城堡里的数万士兵不能逃离城堡,等到他们的粮食或是耐性耗尽之时,教会联盟才会有机会。

马铃薯佣兵团由于人数较少,而且团长是教会联盟的首席团长,因而没有被派到野外,进行围城工事的建设。菲德对此表示由衷的感谢,虽然他现在已经对珂丝和格瑞夫的失踪离去不再烦恼,但是适当补充人手也是第一要务。马库斯在努尔和卢卡离开后的第二天,便带着自己的弟弟和一些佣兵回去圣光城,这个独眼的中队长现在暂时成为了代兵监,进行人员的补充。他刚回到圣光城,就收到了来自岩石盗贼团送来的消息——有一个人想要见菲德。

那封由南格斯寄过来的信説,有一个自称是月盾佣兵团前总兵监的人,想要找到菲德。马库斯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里夫斯,但是里夫斯是怎么知道他们曾经呆在岩石盗贼团的呢?马库斯没有多想,第一时间便让信使把这个消息告知菲德,看是否要回复南格斯,让对方告知里夫斯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菲德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队长后,阿维便很清楚,因为他临离开荣誉城前,曾经劝説里夫斯弃暗投明,不要再为阿兰库德森效力。没想到在一段时间后,那个微微秃dǐng的总兵监还是良心发现了,打算投奔菲德和安德烈。大部分人都表示可以先见见里夫斯,毕竟他们现在离荣誉城如此之远,而一个安德烈的旧部按理説也没有什么危险的。説不定还能带来一些关于月盾佣兵团的情报,这绝对不亏。

除此之外,其他队长也开始渐渐忘记了珂丝和格瑞夫。格瑞夫虽説是中队长,但是他的存在感极低,除了一直保护着自己的“妹妹”外,基本上没有挥动过那把巨大鱼叉。而珂丝作为与菲德走得最近的人,其他人也不便多説什么。毕竟各个队长都认为珂丝这么一个美丽娇俏的少女,与帅气的菲德副团长相当般配,所以在一些队长的眼中,两人早就是默认的情侣,谁也不知道珂丝是不是因为感情问题而带着自己的哥哥走了。在马修斯还没离开克累斐城的一个晚上,他还一边喝着酒一边对菲德拍着肩膀説道:“没事的,我也曾经以为失去了爱人天就会塌下来,结果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菲德没有作什么解释,他已经明白了其他人的看法。那么回想起来,珂丝会比其他队长更敏感更细腻吧,她肯定也会有类似的苦恼。可是菲德从来没有过感情经历,在他的眼中,女人更像是一种弱者,一种不适宜出现在战场上的弱者。即使自己早早便死去的母亲也是那样,身体实在太过柔弱,生了一些病便没有能够撑过去。

并不是菲德对女人没有感觉和兴趣,只不过现在的他并不打算考虑这些事情,或许他也会像埃文叔叔一样,一生都不娶妻结婚吧。

阿娅娜仿佛看穿了菲德的心思一般,在马修斯喝醉然后胡言乱语的时候,赶紧把这个醉汉拉开,不让他继续説下去。菲德逐渐发现阿娅娜变得能够理解人情世故了,或许对方本来就能够理解,只不过在以前的生活里,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随后的日子里,教皇国开始对河间城堡进行心理战。他们派出教会联盟的佣兵,在远处不停叫嚣谩骂。这些大嗓门佣兵也会大喊一些挑拨离间的话,打算让从格林寇支援过来的帝**与河间城堡的人产生猜疑矛盾,继而让他们内部发生变化。只不过这些谩骂除了让河间城堡里的人听到外,其他教会联盟的人也听得很清楚。一些对光明教甚是信奉的信徒表示无法接受这样的声音,要求把他们撤去。

在一月中旬的某一天,那个被秘密囚禁在地牢里的管家吉基斯自杀了,他在临死前把河间城堡的一条秘密通道在地板上用石子勾勒了出来。他还用血写下了遗言,希望教皇国在攻破河间城堡时,能够对他的家人手下留情,放了他们。

菲德决定以个人获得情报为由,把那被勾勒在囚室地板上的地图给画在了纸上,然后交到拉沙德的手上。

“这张地图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就有机会拿下河间城堡了!”拉沙德正发着愁,因为围城的工事大多数在河间地区的野外,现在外面已经十分寒冷,等到再过一段时间,便会下起大雪,届时那些守护在围城工事的士兵们肯定会怨声载道。这一份地图却成为了能够打破僵局的关键,所以拉沙德特别感谢菲德,也没有追问地图的来源。

“虽然这份地图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即使依照地图的密道进入到河间城堡,也可能会遭遇非常顽强的抵抗,”菲德其实很赞同用时间去打败河间城堡,毕竟根据管家吉基斯所提供的情报,霍利斯子爵一早就对东奥古那帝国不抱有十足的信任,谁也不能预料得到,会不会在某一天便有人打开河间城堡的城门,并且把东奥古那帝国援军的总指挥的头颅挂在城墙上,“而且这份地图所指的密道,是一条沿着割裂山脉的密道,必须要走上雪山才能够潜入城堡。”

“所以我们会派出最精锐的人选,去完成这个任务。”拉沙德看着菲德説到。

“”

“你觉得骑士长莱利与基罗怎么样?”拉沙德语出突然,他竟然不是想要菲德亲自去。

天津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合水县中医院怎么样
山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兰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