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剑道邪尊第043章战王玺

2020-01-24 20:5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道邪尊 第043章 战王玺

圣者的虚影身躯一震,那恐怖的镇压之力依然当着周衍的脑袋镇压而下,即便是杀灵神道击中了他,圣者的攻势却并没有因此而中断。凤舞

但周衍拿捏的,便是那一刹那的时机,他没有想过仅仅凭借杀灵神石之中不足的力量去镇压这一名圣者,那绝不可能。他需要的是一刹那的机会,一刹那施展幽冥生灭天桥功法的机会

在之前的恐怖压力之下,即便周衍无惧圣者威压,却依然差点无法出手,此时争取到这一个机会,周衍立刻化身幽冥,如一道黑影化作粒子破碎消散,整个人消失无形。

“轰轰轰”

周衍所在的地方,全部破碎成为齑粉,虚空都被打得坍塌缺陷了,原本安静美丽的环境,立刻遭遇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之前的峡谷,已经荡然无存,天地间到处是碎石齑粉纷飞飘洒,沙尘漫天

昏暗的天空,浓郁的能量狂暴纷乱,遮挡了原本明朗的虚空。而虚空又开始在支撑了片刻之后,立刻大破裂,爆发出了无尽的黑光,黑光之中,虚空乱流穿梭暴戾,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天地间,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一切都被圣者这一股毁灭性的镇压能量打碎了。

无尽的狂暴能量越来越混乱,在天地咆哮肆虐,让十方都在颤抖。

原本峡谷所在之地,此时方圆百里都已经崩裂,显出了巨大的沟壑。寒潭早已经干枯,里面拥有的一个莫名的洞府,也完全坍塌破碎,成为一片废墟。

但就在这一刻,那虚影忽然一声闷哼,接着猛的喷出了一口血水,整个人竟是倒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忽然破碎了一角,差点被不知名的能量打烂。

“这,这是什么杀道?难道是神道?你,你竟是拥有神道?”

王玺非常震惊,大声怒喝道。

他忽然遭遇周衍的一击之后,开始还没什么,但那股能量,竟是忽然在他出招之后在身体爆发,差点一举将他爆死

这股能量,极为可怕,如一股腐蚀性极强的毒药,在体内爆发后,身体立刻都废腐蚀了一片,如被强者一招打烂了身体。

不过,借这一道莫名的杀道,王玺忽然想到了对付这个看似是蝼蚁却有些难缠的人物的办法。

“你很吃惊吗?我连姬阳泽这位圣者都可以屠杀掉,更遑论是你?屠圣的事情,对于我而言,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周衍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在虚空呈现,却没有真正的显示出身影来。

虚空之中,反而出现了一缕八抬大轿的身影。

这个身影不断的变化着,飘忽不定,便是以王玺圣者分身的能力,竟是也无法锁定这幽冥天桥。

见到这一幕,王玺圣者分身脸色立刻阴晴不定,联想到幽冥生灭天桥功法和八抬大轿的来历,他的脸色一举变得十分难看。

“你……你竟是以葬剑祖星的血脉,却修炼出了幽冥生灭幻界的惊世神术

王玺圣者的分身声音一举变得无比阴冷,他心中似乎掩饰不住那种炽烈的嫉妒之意,因为这样的功法相当于无敌保命功法,便是圣者都无比眼红。

王玺圣者似乎对于周衍无可奈何,脸上呈现出了焦虑、不甘的神色,因此也没有立刻出手。

“想不到,你这老匹夫也有点见识。”

周衍冷笑道。

但,就在此时,周衍忽然感觉到浑身发冷,一股被强大的圣者灵魂锁定的感觉传遍全身。

周衍立时就要遁入紫炎虚空,却发现身体、灵魂完全被锁定,竟是无法动弹了

幽冥天桥功法,竟是也无法施展

他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立时知道,眼前的这个圣者虚影,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对方是在示敌以弱,并故意以这般卑劣的手段降低他的戒心。

“老夫的见识,远比你这少年要多的多,等你彻底死绝了,再好好领悟去”

王玺圣者分身发出了狰狞的狞笑,接着,一股无比恐怖的攻势直接猛烈的轰击到了周衍的眉心。

那是一股绝对死亡的冲击,无可阻挡,因为哪怕是虚空,都再次被打碎了

这是圣者的攻击,周衍作为虚境六变,境界与对方差距大得不可想像。

这一击,让周衍的心一举沉到了谷底,同时也明白,圣者第一次、第二次不能拿他如何,但绝不会第三次依然失手

作为圣者,毕竟历经了无数的战斗,如果是他周衍自己,两次杀不死一个剑初境界的蝼蚁,第三次就会毫无保留全力出手那么,那名剑初的蝼蚁修士,将插翅难逃

道理相同,两次失手,这名圣者绝不会在第三次还失手

强大的威压和灵魂锁定,让周衍的目光如看到了自己死亡的下场,无比凄惨。

就像是他杀别人一样,尸骨无存,身体粉碎。

紫炎虚空崩坍,里面的所有生命,都全部破碎粉碎,尸骨遍野,白骨成山

这一幕就像是立刻就要发生,如噩梦一般吞噬焚烧着周衍的心。

“不”

周衍怒喝,灵魂剧烈的挣扎着,扭曲着,要挣脱这圣者锁定的气机。

便在此时,周衍灵魂丹田之中,那一株古老的梧桐树苗旁边,那一柄定定不动的金色破碎小剑轩辕剑碎片,忽然.嗡,的一声震荡了一下。

一圈莫名的力量荡漾而出,显化出一片金色的甲骨文文字。

这轻轻的一震之力,让所有的威压全部粉碎,所有的恐怖攻击立刻消散,破碎的虚空也忽然恢复如初。

王玺圣者的分身忽然猛的一震,倒飞了出去,整个人如莫名遭遇了重创,浑身不断抽搐,脸色紫红一片,嘴角血流如注。

“噗”

刚刚艰难的站起,王玺圣者的分身又再次喷出了一口血水,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周衍,脸色惊疑不定,眼神却如剑,可杀万千次恨意炽烈的敌人。

“这这又是什么?我就不信我王玺作为堂堂一名圣者,竟是斩杀不了你这个小蝼蚁我就看你底牌,到底有多少”

王玺圣者十分狼狈,但是彻底疯狂,疯狂得再也不遮遮掩掩,将自己的身份都点明了

圣者的威严,似乎遭遇到了极强的挑衅,他完全疯魔了

而这一幕,周衍自己则有些呆滞。

因为到了这个层次的战斗,他连看都有些看不清,甚至只感觉灵魂丹田里的梧桐树苗身边的那柄金色小剑碎片一震,对面那个王玺圣者就倒飞了出去。

具体如何,周衍却半点都看不清。

此时,王玺圣者再次出手,周衍也只能干瞪眼的看着,因为杀灵神石的能量完全损耗一空,其镇压之力也已经无效,而幽冥生灭天桥功法和进入紫炎虚空的能力依然无法施展,他毫无还手之力。

王玺这名圣者已经发疯了,所以立刻再次将空间都为之封锁,担心周衍逃离,以至于周衍根本无力抵抗。

王玺发狂,衍化出一种万物枯寂的古老功法,他整个人一举变得十分苍老,如万古枯木但这般情况下的王玺,衍化出的杀机更是要让星球都要为之毁灭一般无比恐怖无比疯狂

这种强大,是真实的末日降临,是星球的灾难

在周衍看来,他面对这样的攻击,如面对整个宇宙向他镇压而来一样。

周衍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普通人,面对整个星球的毁灭撞击,那已经不是抵挡的问题了。

那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和可笑的.

更新快纯文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口碑
上海普陀区妇婴保健院怎么样
湖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山西白癫风治疗方法
广西重点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