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霸噬鬼尸 第三十九章 痛苦的折磨

2020-01-16 20:4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噬鬼尸 第三十九章 痛苦的折磨

巨大的地牢,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散发出阵阵潮湿的霉菌味,这是蔡家的地牢。赵承乾双侧锁骨被粗壮的铁链穿透,双臂被吊挂在巨大的木桩上,浑身血迹斑斑。

“这里怎么这么暗呐,赶紧给我掌灯”,远远的有人呵斥道。

“少爷小心,您慢点,我立马给您点上灯”,只听见一个仆人用极具谄媚的声音说道。

不一会儿,巨大的地牢内灯火通明。

蔡少爷缓步走到赵承乾面前,高声说道:“怎么晕了,用水给我浇醒”。

哗啦,一盆水满满的泼到赵承乾身上,赵承乾一个激灵,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哎呀,你这个小子不是老牛逼了吗,这会儿怎么了这是”,蔡少爷用调戏的语气说完一阵狂笑。

啪,啪,蔡少爷在赵承乾身上狠狠的抽了两鞭,顿时赵承乾身上两道鞭印,皮肤被撕裂,鲜血渗出。

“哎呀,不好意思,弄脏你的衣服了”,来人呐给这位先生好好洗洗“,蔡少爷淫笑着说道。

如此折磨赵承乾的时候,令蔡少爷浑身舒爽。

哗啦,又是一盆水泼到赵承乾身上冲掉了血迹。血迹刚被冲掉又被伤口处渗出的鲜血染红。

“哎呀,我忘了这位先生有伤,你们怎么能用这种水呢,加冰加冰”,蔡少爷淫笑着高呼。

哗啦,一股冰冷的凉水直接被浇到赵承乾身上,刺骨的冰水令赵承乾浑身发颤。

此时的赵承乾用恶狠狠的双眼瞪着蔡少爷,阴冷的目光令人一颤。

见到赵承乾浑身发颤,目光阴鸷,蔡少爷又高声说道:“哎呀,先生可能感觉水太凉,来人呐,给我上热水“。

哗啦,一盆滚烫的水无一滴浪费,全部浇到赵承乾身上,滚烫的热水令赵承乾杀猪般嚎叫。

听到赵承乾的哀嚎,蔡少爷心中又一股说不出的舒爽,扬天大笑。

笑毕,蔡少爷恶狠狠的对着赵承说道:“给我打,狠狠的打,记住别给我打死了,根伯还要拿他给我炼药,哈哈哈,哈哈哈“。蔡少爷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昏暗的地牢里,每一次鞭子抽打的声音都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嚎叫。实力为尊的社会,没有实力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心中无限的愤恨与恼怒又找何人分说,内心深处且一个“杀”字了得,但这又能如何!

“打吧,打累了你们也就不再打了,等我出去,我一定要让他们千倍万倍的奉还“,赵承乾再次疼的昏死过去。

数日后,蔡家大院,丹药房。

“哈哈哈,根伯你的意思是这小子的七彩龙鳞血算是上品血脉”,蔡少爷兴奋的问道。

“少爷,我用‘万化眼’仔细探查过了,这小子体内的七彩龙鳞血确实是上品,而且有向仙品转化的迹象,少爷,依我看那小子先别杀,他体内的龙鳞血我还留有一丝,等等看是否能转化成仙品,我先用已经取出的这些问少爷练成几颗‘转轮丹’,到时候少爷绝对轻松突破至修罗境,恭喜少爷贺喜少爷”,面容奸佞的老者对着蔡少爷说道。

“才修罗镜,离根伯伯的修为我还差的远呐,不过也好等这小子的血脉进化了还请根伯伯再次出手帮我炼丹”,蔡公子得意的说道。

“那是一定,公子的事就是我的事,先留这小子一口气,等到他血脉进化了再杀,到时候用它的血脉为公子炼更厉害的丹药”,面容奸佞的老者说。

蔡少爷点点头,心中甚是满意:“没想到这个村夫般的莽汉竟让他身体内有这般神物,看来他的祖上也是不一般啊,根伯伯仔细查查他的家室,别到时候有什么厉害的人物来寻仇”。

“蔡少爷放心,这小子我早就派人查过底细了,就是一个死在外面也没人过问的流浪汉,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将消息封锁,少爷放心便是了”,面容奸佞的老者回道。

“那就麻烦根伯伯为我炼丹了,哈哈,哈哈哈“,激动的心情令蔡少爷忍不住狂笑着走出炼丹房。

“婷儿我来了,现在少爷我要与你好好的水**融一翻,这回我要好好的尽兴,尽性---”,蔡少爷带着淫笑扑向了女仆婷儿的房间。

地牢内。

“给我打,狠狠的打,让这小子还嘴硬”,一个恶奴拿着棍子狠狠的朝赵承乾小腹上痛击。

呸,一股血与液体的混合物被吐到了恶奴的脸上。

“吆喝,这小子死性不改”,梆,梆,梆,一阵棍子击打赵承乾的闷哼声再次响起。

双臂被吊起,浑身血淋淋的赵承乾,嘴角一抹奸佞的笑容。此时的赵承乾眼神更加的坚毅,自从体内的七彩龙鳞血被取出部分后,赵承乾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骨骼与肌肉的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尤其是恶奴们每狠狠的揍赵承乾一次,骨骼与肌肉的强度便提升一次。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赵承乾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身体充满了无限的力量,听力、目力、精神力得到了无限的强化。

“哼哼,再过一会就是你们给我所灌药的药效失灵的时候,到时候借仙灵体又能用了,哼哼,这时候也就是你们的死期到了的时候”,赵承乾阴狠狠的看着他们。

“大哥,又该给这小子灌药了,我去拿药你在这边喝点茶”,说着一个恶奴便向外走去。

吱呀-----,赵承乾听得地牢大门开启的声音微微的邪笑了一下。那恶奴离开了这个地牢。

赵承乾双手紧握捆住自己手腕的铁链,一股磅礴的阳气有赵承乾丹田之内喷发而出。彭,哗啦啦,铁链被赵承乾硬生生的拽断。

看守赵承乾的恶奴惊讶的正准备大声呼救的时候,已经晚了,赵承乾甩出数道铁链直接穿透他的身体,把他死死的钉在了墙上。他瞪大了双眼,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是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恶奴带着这还未来的急大声吼出的恐惧而死去。

赵承乾抽出穿过自己锁骨的铁链,一股股的鲜血直流。再过一会儿身体就可以修复了。赵承乾在静静的等待,等待报仇的时间。但在这之前他要做一件事。

那些在牢房的想尽办法折磨赵承乾的恶奴,一一要被赵承乾杀尽。霎那间整个牢狱死一般的寂静,牢狱中之内血肉横飞,这些恶奴个个都身首异处血肉模糊。

杀,杀尽这尽恶人,愤怒的火焰在无尽的燃烧。但在愤怒背后却是赵承乾冷冷的心。

时间稍过,吱呀-------,此时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一道身影推门进来。xh118

长春哪所医院看牛皮癣正规
天津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最好的治疗医院
日照治牛皮癣疗法
遵义癫痫医院哪家好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