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边域奇谋第六十章防御

2020-01-24 21:2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边域奇谋 第六十章 防御

战争狂魔,这可不是一个九界地狱的低阶恶魔,他们有着火红色的皮肤,身材高大强壮,头上有着羚羊一般的角,双目称暗黄色,有着一张血盆大口。战争狂魔通常都会在九界地狱的战争中作为指挥官出现,这类恶魔喜欢穿着铠甲,手持战斧,在战场是找寻杀戮的快感。

在兽人和低阶恶魔战士当中,指挥着的,就是一个战争狂魔,他们生来就是为了战争而存活的,战争狂魔咆哮着,而其他兽人和恶魔战士则不断冲锋着,有战争狂魔坐镇,似乎所有人都无所畏惧一般。

“列队!列队!”瑞贝卡大声呼喊着,她的兄弟艾萨迪则帮助她指挥着队伍,一队一队的翼人手握弓箭,严阵以待。

瑞贝卡轻轻飞起,她在观察,待兽人和恶魔战士冲到一定范围内的时候,瑞贝卡猛然挥下自己的右臂。

“射击!”瑞贝卡高吼一声。

万箭齐发,有的持盾的兽人和恶魔战士抵住箭矢,而很多没有持盾的敌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箭矢射在他们身上,将他们钉在地上。

但即使是这样,兽人和恶魔战士们还是毫不畏惧,他们仍旧冲锋着,并直接冲到了大门旁,他们拼命撞击着大门。

“他们都疯了吗……”艾萨迪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此时竟然会感到十分恐惧,因为他可从没有见过这样完全不畏惧生死和疼痛的敌人。

“是那个战争狂魔!他应该拥有某种特质魔法让这些人拼死作战!”瑞贝卡咬着牙,狠狠的说道,现在的状况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不太好办。

“列队!向着那个战争狂魔射击!”艾萨迪也轻轻飞了起来,他高声呼喊着,而翼人弓箭手们也听从了他的指挥,他们将箭矢都对准了战争狂魔,并拉弓将箭矢射去,此刻大家都清楚,只有击倒这个战争狂魔,才能挽回颓势。

箭矢射到了战争狂魔身上,却好像射到一堵墙一般,箭矢全部都弹落到了地上,翼人们一个一个的都是表情惊恐,他们可从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对手。

而这时,雪上加霜的是,兽人和恶魔战士已经攻破了大门,他们一拥而入,和翼人们厮杀在了一起。

“守住这里!这里不能被攻破!”瑞贝卡大声对着自己的同胞们呼喊着,她清楚,阿萨德将这里的防御工作交给她,因为这个任务事关重要,她绝对不能丢守这里。

翼人们顽强的与兽人和恶魔战士战斗着,场面十分激烈,双方都是死伤惨重,如果说仅是和兽人及恶魔战士交手,那么翼人们还勉强可以对付的话,但面对那个战争狂魔,就真是难以相抗衡了。

战争狂魔挥舞着双手战斧,疯狂的左右轮击,有好几个翼人都惨死在了他的战斧之下,但还是有很多翼人冲了上去,试图阻止战争狂魔的前行。

“艾萨迪!咱们一起上!”瑞贝卡看到自己的同胞一个一个的倒在了战争狂魔的脚下,心中暴怒不已,她对着自己的兄弟呼喊着,她知道自己兄弟的身手,而且她也是和自己的兄弟配合默契,她必须抵挡住战争狂魔的冲击。

艾萨迪听到自己姐姐的呼喊,便点了点头,他首先闪过几个兽人的围击,向着战争狂魔就冲了过去,战争狂魔举起双手战斧,对着艾萨迪就横扫过去,艾萨迪脚上一用力,羽翼展开,就飞了起来。

当艾萨迪飞到半空时,突然就停住了,然后又猛然在空中,向着地面的战争狂魔冲了过来,通常翼人的飞行,虽然灵巧,但速度并不十分的快,他们主要还是以滑翔为主,但翼人隼骑士却是个例外,经过特殊的修行,让他们的羽翼充满了力量,他们可以飞的更高,而且更快。

艾萨迪由空中向下直落,对着战争狂魔就劈下一剑,战争狂魔用双手战斧抵住,就在这个时候,瑞贝卡也恰到好处的杀到战争狂魔面前,她手握长剑,对着战争狂魔的喉咙就砍了过来。

不过战争狂魔真不愧是战场上的佼佼者,他急忙双手用力,将艾萨迪顶开,然后又抬起一脚,就将瑞贝卡踢飞,瑞贝卡见战争狂魔反击如此迅捷,便急忙防御,但她还是径直飞了出去,并且她感到自己的肋骨似乎已经断掉了。

“瑞贝卡!”艾萨迪怒吼一声,他再次向着战争狂魔冲击,战争狂魔这次打起精神,他待艾萨迪靠近自己时,突然抛出双手战斧,艾萨迪急忙用双手剑格挡,还是震得他手臂发麻,还没等他多做别的想法,战争狂魔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羽翼。

“可笑的小鸟人!”战争狂魔嘲讽的对着艾萨迪吼道,他开始撕扯艾萨迪的羽翼,这个残忍的战争狂魔,竟然想生生将艾萨迪的羽翼撕扯掉。

“啊!”艾萨迪痛苦的惨叫,他能感觉到羽翼被撕扯的疼痛,他拼命挣扎,可是无济于事,战争狂魔牢牢地把控住了他。

“不要啊!艾萨迪!”瑞贝卡倒在一旁,她看着表情痛苦的艾萨迪,身为亲姐姐的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种痛,瑞贝卡挣扎的站了起来,拉起弓箭,对着战争狂魔就射了过去。

“啊!”战争狂魔惨叫了一声,他丢掉了艾萨迪,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一只眼睛,他的眼睛上中了一枚箭矢,战争狂魔疼的哇哇直叫。

这枚箭矢,并不是瑞贝卡的箭矢,因为瑞贝卡的箭矢只是射在了战争狂魔的手臂上,而这一箭,来自远处的米莉亚。

“艾萨迪!快跑开!”米莉亚对着掉落在地上的艾萨迪喊叫着,艾萨迪一听到米莉亚的声音,就来了精神,他赶快一个翻滚,脱离了战争狂魔的掌控范围。

“这个女人……”

瑞贝卡看着米莉亚,她咬着牙,心中不服输的尽头涌了上来,她掏出一瓶治疗药剂,拧开瓶盖,喝了下去,治疗药剂可以让一切非致命伤口慢慢愈合,并且短暂恢复精力,虽然当药剂作用结束后,那种疼痛感会让人感觉刻骨铭心,但面对战争,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

“我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坚持住!我们一定要守住这里!”米莉亚对着战场上的翼人高声呼喊着,翼人们回应着呼喊,他们抖擞精神,继续完全的与兽人和恶魔战士战斗着,翼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认输的种族,这次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米莉亚快速奔到了瑞贝卡身边,她对着瑞贝卡得意的笑了笑,瑞贝卡一脸郁闷的望着米莉亚,毫无疑问,米莉亚抢了她的风头,这可让她高兴不起来。

“瑞贝卡啊瑞贝卡,你应该感谢我救了艾萨迪,不是吗?”米莉亚似乎话中带着得意,也带着些许嘲讽。

“如果是你救了他,那么他还不如死了呢!”瑞贝卡恶狠狠的说道,她以前就非常讨厌米莉亚,现在更加坚信了这一点。

“天哪,你说这样的话,艾萨迪听到会哭泣的。”米莉亚还是很得意,毫无疑问,她现在占了上风。

“艾萨迪不是那样一个懦夫!”瑞贝卡咆哮道,她恨不得马上掐住米莉亚的脖子,将她掐死在这里,可是她还是忍住了,瑞贝卡有时候真是会非常钦佩自己的忍耐力,虽然别人并不这么认为。

这个时候,斯宾塞·杰西卡在刺倒一个恶魔战士后,也来到了米莉亚这边,她望了望米莉亚,又望了望瑞贝卡,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塔利学士猜的真准,幸好他事先让咱俩直接来这边帮助防御,不然那个痴迷你的翼人就惨喽。”杰西卡轻轻说道,她望了望另一边已经站起,又投入战斗的艾萨迪,然后微微笑了笑。

“人类!闭嘴!我的弟弟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讨人厌的女人!”瑞贝卡非常不满意杰西卡的话,她拼命反驳着。

“哦,那你需要更加了解一下你的弟弟呢。”杰西卡笑了笑,而她身旁的米莉亚则是更加得意,这会让她更占上风的,她就喜欢这样压着瑞贝卡一头。

“人类!所以我才讨厌人类!”瑞贝卡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杰西卡的话了,艾萨迪崇拜米莉亚,她不可能不知道,可是无论她怎么骂她的弟弟,都是无济于事,所以最后她也就懒得想这样的烂事儿了。

这时,杰西卡又愣愣的盯住了瑞贝卡,然后又看了看米莉亚,她一副不解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想说,又不好说的。

“你干嘛?人类!”瑞贝卡没好气的向着杰西卡吼道。

“哈!小奶牛,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米莉亚在等着杰西卡给予瑞贝卡又一次的暴击,她很享受现在这种状况。

“我原来一直以为,女翼人的身材都是像你一样贫乳,可是你这个死对头胸部也很大啊,看来还是你自己发育的不太好。”杰西卡耸了耸肩,一副想当然的样子,这可是让米莉亚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哈哈!说得好!我真是喜欢死你了,人类小女孩儿!”瑞贝卡开怀大笑起来,瑞贝卡的笑容,让米莉亚的心情更加不好了,她想呵斥杰西卡,可是转念一想,那真是自讨没趣。

“愚蠢的主物质界生物!你们似乎把这里当成茶话会呀!”战争狂魔怒吼起来,他已经将箭矢从眼睛上拔了出来,当然,他的眼珠也连带着拔了出来,他的脸上,只留下一个血窟窿,显得非常可怕。

米莉亚,杰西卡和瑞贝卡三人,站成一排,这个时候,她们就要团结一致了,因为她们必须战胜眼前这个不好对付的敌人,她们要击败这个战争狂魔。

战争狂魔开始向着她们这边直冲过来,甚至在冲锋过程中,撞飞了很多自己这伙儿的兽人和恶魔战士,不过这个时候,战争狂魔已经发狂了,他可不管那些他心中的小喽啰了,战争狂魔举起双手战斧,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米莉亚反握弯刀,杰西卡举起刺剑优雅,两人向着战争狂魔迎面冲了上去,而瑞贝卡由于肋骨受伤,没有冲锋向前,但她举起了短弓,开始瞄着战争狂魔的另一只眼睛射击,因为她现在也知道了,那里就是战争狂魔的软肋,她需要为米莉亚和杰西卡创造更多的机会。

战争狂魔一边躲着箭矢,一边向迎面冲来的米莉亚和杰西卡两人挥舞双手战斧,米莉亚高高跃起,飞了起来,而杰西卡则微微避让,并游荡到战争狂魔的右边肋部,并直刺战争狂魔的腋下,战争狂魔赶快下压手臂,他的腋下虽然算是一个软肋,但他认为,以他强健的臂膀,刺剑是根本无法刺入的。

可惜,一般的刺剑或许无法刺入战争狂魔的臂膀,但杰西卡的这柄刺剑,可就不好说了,这柄名为优雅的刺剑,可是亚罗大陆之上最了不起的大作家、诗人迪洛塞所赠之物,迪洛塞的赠礼,又怎么会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兵刃呢。

刺剑优雅,优雅的刺入了战争狂魔的臂膀,战争狂魔吃痛之下,想甩开握着刺剑的杰西卡,杰西卡的刺剑,刺入快,拔出的也快,连带着战争狂魔黑色的鲜血,飞溅而出。

就在这时,米莉亚也落在了战争狂魔的左侧,在他的精力全放在杰西卡,以及自己的伤口处时,米莉亚反手的弯刀已经划开了战争狂魔的左臂腋下。

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战争狂魔更是狂怒不已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主物质界吃亏,他更不会想到,自己会在人类和翼人的手上吃亏,而最后一个打击,由瑞贝卡送出,一枚箭矢直入战争狂魔那所剩唯一的眼睛。

“啊!我要宰了你们!我要宰了这里的所有生命!”战争狂魔双目已盲,当他却发狂的不管不顾,疯了一般的舞动着自己的双手战斧,片刻间,就有一些翼人倒在了地上。

但倒下更多的,则是那些可悲的兽人,可低阶的恶魔战士,他们根本无法阻止自己发狂的领袖,他们冲也不是,跑也不是,很多人都惨死在了战争狂魔的双手战斧之下。

米莉亚、杰西卡和瑞贝卡,也不喊话,而是向着自己的伙伴们打着手势,翼人们立刻便明白是怎么回事,翼人们都轻轻飞了起来,各自站在了附近的高台上。

而杰西卡则被米莉亚和瑞贝卡拉着,落在了一处高台上,每个人都看着战争狂魔疯狂的砍杀着同为入侵者的兽人和恶魔战士,恶魔战士并不敢如何,但被杀急了的兽人,要么开始逃亡,要么开始拼命向着战争狂魔冲杀,现场乱作一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些想要继续冲锋的恶魔战士都一个个的被翼人们射倒,后边想要继续往前冲的恶魔战士,则被发狂的战争狂魔砍倒,当恶魔战士也向兽人一样逃亡的时候,翼人们清楚,他们成功守住这里了。

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兽人倒在了战争狂魔的脚下,米莉亚、杰西卡和瑞贝卡,还有众多的翼人弓箭手开始同时行动,他们瞄着战争狂魔的眼窝,腋下,还有喉咙,找准机会,拼命射击,箭矢一枚一枚的射中了这个恶魔的弱点。

最后,这个自以为在主物质界战无不胜的恶魔,终于倒在了地上,在他倒地的数秒后,开始幻化为黑色液体,渗入了大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米莉亚此时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她望向了主城那里,她不知道,此时塔利学士是否已经赶到了那里,是否稳住了局势,而她更不知道,身兼重任的约瑟夫和泰瑞,是否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她此时只有期盼,期盼她的伙伴们能够一切顺利,就像她这边的情况一样。

龙南县妇幼保健院
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医院
宝鸡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广西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惠州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