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多地謀劃大干線高鐵爭取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

2019-12-08 21:09: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多地谋划大干线高铁 争取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

贵州也提出了建设郑州到贵阳的高铁河南提出了郑州到济南的高铁,湖南提出了建设西安到长沙、长沙到厦门的高铁,都预备纳入到国家“十三五”规划

从武汉前往中国西南地区,有望产生捷径

12月15日,湖北省发改委发布消息称,就武汉到贵阳的高铁项目,湖北省正在与贵州省开展项目规划研究至此,武汉辐射到八个方向的米字形高铁,正在逐步形成

此前,武汉建成的和规划有六个方向的高铁,即武汉至郑州至北京,武汉至长沙至广州,武汉至合肥至南京,武汉至九江至南昌,武汉至襄阳至西安,武汉至宜昌至重庆

更多的省会城市也在这么实施这样的构想,比如贵阳、长沙、郑州、西安等其中贵州也提出了建设郑州到贵阳的高铁河南提出了郑州到济南的高铁,湖南提出了建设西安到长沙、长沙到厦门的高铁,都预备纳入到国家“十三五”规划

这样从西安到武汉到厦门,或从西安到长沙到厦门,以及从济南到郑州到贵阳,从济南到武汉到贵阳等,多条上千公里的高铁大干线概念出现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认为,郑州、武汉都是枢纽性城市,与相邻的省会之间建设高铁,很有必要至于边远地区的省会城市是否该建设更多的高铁,要视情况而定“关键是资金问题”他说

多条大干线高铁概念提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随着各地提出新的铁路线路,多条大的长距离干线概念产生

比如武汉到贵阳建设高铁后,以后从华北地区到西南云贵地区将有直线同样郑州到贵阳、郑州到济南建设高铁后,以后从华东地区到西南地区,即从济南到贵阳可直线到达

另外,湖南提出了长沙到西安,长沙到厦门的高铁高铁规划,预备纳入“十三五”规划其中,近期召开的第十届泛珠三角区域省会城市市长论坛上签署的《泛珠三角区域省会城市合作共同宣言()》,提出了明年重庆-长沙-厦门高铁将开工

今年更早的5月23日,贵州省长陈敏尔听取了关于贵阳至郑州、贵阳至南宁铁路等项目规划情况汇报后指出,铁路规划要着眼大战略,服务大发展要深入研究国家大战略,把贵州省铁路规划建设放到全国铁路大通道规划布局中去谋划

按此看,未来从贵阳-郑州-济南,重庆-长沙-厦门,西安-长沙-厦门,济南-武汉-贵阳等多条千里大高铁概念已经产生

对此铁路专家张江宇认为,这些线路都不错比如目前郑州到重庆的高铁已经获批,且已经动工,那么未来无论是贵阳到武汉,还是贵阳到在郑州,都可以再修铁路,但是新的线路部分可以和已有的线路并线

比如贵阳只需要修高铁到恩施或者宜昌,分别接上了郑渝线(郑州-重庆)、沪汉蓉(上海-武汉-重庆),这样贵阳到郑州、武汉都可以直达

这些线路很重要,比如郑州到贵阳,或者武汉到贵阳的高铁建设好后,从北京到贵阳将有直达高铁,不必绕长沙“从设计的角度来看,仍很有必要”张红宇说

首页12末页

专家称部分有其合理性

针对这些大干线,一些专家认为,从长期看是很有必要的,关键是怎么综合考虑的问题目前济南到郑州的高铁还没获批,不过郑州到济南的线路勘察已经开始进行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帅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修建一条城际高铁,首先需要考虑客流量需求,是否有必要开通高铁;其次,要考虑投资主体以及投资目的

他指出,武汉到贵阳高铁,从路完整性和连通性上来看,是有开发必要的“但从客流量来看,我认为并不是很大而且,武汉到贵阳高铁的修建,从地理条件和工程难度来看,都比较大”他说

贵阳地区山多,和平原地区建造高铁情况不同12月下旬,贵广高铁即将开通,贵阳将联通到珠三角地区

此前郑州、西安提出了米字型线路设想,其中郑州到兰州、武汉、郑州、太原、重庆、包头、银川的高铁规划,已经有部分建成和获批但是西安到包头、西安到重庆仍未最后获批

类似的还有郑州到太原的高铁纳入到了河南的“十二五”规划,但是未纳入国家规划郑州到合肥的直达高铁,郑州到济南的高铁也未获批2012年11月,国务院批复的《中原经济区规划》指出,郑州到合肥、郑州到太原的铁路,仍只是研究

对此,铁路专家张江宇认为,郑州、武汉、西安都是大枢纽城市,往周边省会建高铁是需要的,但是从短期看,不会很快开工

比如陕西主张的包头到西安的高铁,其中延安到西安段,已经有了时速160公里的快速铁路西安到重庆的部分段(西安到安康)经改造后,时速为160公里,甚至可以达到200公里

“这些地区是山区,时速达到200公里已经足够,如果再修建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铁,最后实际运行也没那么高,山区修建难度大,速度也上不来”他说,但是很多平原地区的省会城市之间,是要尽快修建高铁的

目前,合肥、武汉、郑州、长沙等都有类似的修通前往四面八方的高铁设想随着京广高铁、沪昆高铁的相继开通,以及明年渝厦高铁即将建设,几个方向的高铁大动脉将会在长沙交会,长沙成为重要的高铁枢纽城市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帅斌表示,一方面,各地认识到了管道交通发展的作用,通过投资可以拉动经济在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在基础设施上投资是相对较优的举措

另一方面,从财力支持的角度来看,一些城市、城际高铁的财务效益不容乐观,一般是由地方财政在补贴因此,在修建前期的调查准备要做好,还要考虑长期运营成本

“地方要避免‘一呼而上’的跟风局面,也不能盲目以投资拉动经济在综合自身经济条件,和市场化因素后,可以考虑替代过渡方案”他说

首页12末页

生物谷药业
动脉硬化
中老年前列腺增生的治疗用什么药好
大面积脑梗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