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阵皇传奇 肆-无极剑圣

2020-01-16 15:1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阵皇传奇 肆:无极剑圣

眼看着琥珀剑灵消失后,血色的琥珀神剑直挺挺的插在星月的身边。猥琐的中年人眼神火热的看着通体血红的琥珀神剑,搓了搓手,看着星月。

“那个xiǎo兄弟啊,我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星月看都懒得看他,“没兴趣。”

“你都没听我説,怎么能説没兴趣呢?”猥琐的中年人看着星月,“这样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无极,人送外号无极剑圣,那都是江湖上的朋友看得起我,其实我更喜欢他们叫我无极剑神的。”这家伙厚颜无耻的自我介绍着,听得星月都想吐了,你还无极剑圣呢?你干脆叫“无耻”剑圣得了。

良久,无极见星月似乎没有自我介绍的想法,于是便厚着脸皮谄媚的笑问道:“不知xiǎo兄弟如何称呼呢?”星月闭着眼睛,淡淡的説道:“阵皇和星月,你选一个吧。”对于星月来説,在这里,星月这两个字的发音就如同阵皇,他之所以两个都説出来,只是害怕自己也忘了自己的本名罢了。

猥琐的无极略微沉吟了一下,diǎn了diǎn头,“想来星月应该是你的本名,阵皇只是你的绰号吧,就如同无极是我的本名儿,剑神剑圣啊什么的就是我的绰号一样。”分析完后他还得意的diǎn了diǎn头。

当看见满眼震惊的星月,无极更是大言不惭的继续説道:“你也不用羡慕我,毕竟这天地间,我才是真正的主角,聪明可爱加英明神武那是必须的。”

这也不怪星月震惊,因为在个世界中,这里的人似乎都听不懂星月这两个字,一年多过去了,星月也早就习惯了,不过此时突然跳出来一二不溜丢,自称是什么无极剑圣的家伙竟然听得懂星月二字,当真是让星月震惊了。

“你能听得懂‘星月’二字。”星月迷惑的问道。

无极看着星月,嘿嘿一笑,“那是当然了,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上古禁文取名字,但是我告诉过你的,我是这天地间的主角嘛!上古禁文还是浏览过一二的,自然能够听懂的。”

“上古禁文?”星月迷惑的反问道。无极看着星月终于有感兴趣的事儿了,于是也立马趁热打铁,“月兄弟,你把你的那把剑送给我,我就告诉一些上古的秘闻,怎么样!”

星月看着他,冷漠的一笑,“我看你别叫无极了,叫无耻算了,滚一边去。”

无极见星月又没了兴致,心中那个急啊,“好吧,月兄弟,你我一看就是那种很有缘的人,指不定前世还是夫妻呢?这样吧,良心价,我的独门秘籍加上上古秘闻换你的那把剑,怎么样!”

星月心中恶寒,谁忒么和你前世是夫妻,你怎么不去死。

星月里也不理他,一个人独靠在石碑上,心中默默的推演着新的阵图。无极看着宛如老生入定般的星月,翘着自己长满了黑毛的“美腿”,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梳理着腿上的黑毛。

无极一边梳理的黑毛,一边打量着星月,发现星月似乎完全的陷入了沉思之中,于是又贼眉鼠眼的看着星月身边的琥珀神剑。他在考虑要不要一把抓住琥珀神剑就跑路。无极看着星月似乎真的陷入了沉思,于是荷尔蒙疯狂的分泌,就连他的胃中都充满了荷尔蒙,更别説胆儿了,那是必须充满了的。

猥琐的他伸出手就向着琥珀神剑抓去,动作之快,堪称光速。

“砰”的一声巨响,烟尘冲天而起,一道血色剑光闪现,无极被扫飞了出去,尘埃落定之后,一身赤血色长裙的琥珀剑灵站在漆黑的地方面上,手持神剑,剑尖直指数丈之外的猥琐无极,“再敢有想碰本剑灵的想法,本剑灵便杀了你。”

説完,剑灵看着星月,眼中充满了不满,然后将琥珀神剑放在星月的身上,便没入了剑体之中。

星月没有睁眼,脸上却充满了笑意,轻轻地将琥珀神剑抱在怀中。

无极看着星月,皱着眉头,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搞到那柄宝剑呢?想来让星月主动的送给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用换的方式了,可是自己有什么呢?当然是自己的最得意的成名绝技无极剑道了。

可是难题又来了,星月根本就没有见到过自己无极剑道的厉害,怎么可能换呢,想来也只有上了战场让他亲自看一看了。

有了决断的无极看着星月怀中的血色神剑,脸上闪现着猥琐的笑容。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黑夜在人们拼命的挽留中离去,曙光来临。

星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天边,“天,又亮了。”

无极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天边,脸上,收敛了脸上猥琐的笑容,一副严肃的表情,感叹道:“是啊,天又亮了。”可是随后,他的话又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不猥琐的形象破坏得一干二净,“身为天地间唯一主角的我,必将永恒的活着,哈哈哈哈!”

“无耻!”星月摇头叹息,这个猥琐的中年人已经无耻到了一种境界了。

无数道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笼罩着这里的生灵,而后,在嗡嗡的声音中被传入了那无情的战场。

进入了战场,一股杀戮的气息便从星月身上铺散而出,手中的神剑也弥撒着血腥的雾气。

在这样的世界中,只有杀人和被杀两中选择,不过这是一道多选题,你只能两个选项都选,在你选择杀人的时候,已经默认你选择了被杀。

随着身边的战友吼着壮烈的口号,充满鲜血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星月身后的血环缓缓的旋转着,散发着浓烈的血腥之气,不断的攻击着身边的敌人,这种混战,到处都是你的敌人,到处都是你的战友,每一息都有敌人躺下,每一息,都有战友死去。

其实直到现在星月都还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呢?

“铮”一道拔剑声在星月的身后响起,星月转过身,猥琐的无极正手持金色阔剑,金色的剑尖与自己的笔尖相接,而地上,躺着两片尸体,显然是被无极给劈成了两半的。

星月咋了咋舌,“谢了。”无极很是无耻的笑道,“为不用太感谢我,如果非要感谢我对你的救命之恩的话,就把你手中的剑送给我吧,当然了,你也可也拒绝,毕竟也就是救了你一条命而已。”説着他还将头偏到一边,一副你的xiǎo命不值钱的样子。

星月听着他无耻的话语,看着他无耻的表情,也不知道説什么好。就在这时,星月一个猛冲向前,血色神剑横扫而过,一颗头颅高高扬起,从脖颈处喷出的鲜血溅了星月和无极一身。

星月头也不回的对这无极説道:“不欠你了。”

无极看着远去的星月,后悔的跺了跺脚,“我忒么就怎么这么不xiǎo心呢,好不容易赚到的救命之恩啊!”随后提着金色阔剑,向着星月离开的地方跑去,身上松松垮垮的铠甲还哐当哐当的响着。

无极边跑边喊,“喂,月兄弟,我给你见识见识我的无极剑道吧。”

来到了星月的身边,一剑将星月的对手给力劈了,“月兄弟,跟我来。”説完后拉着星月,又是哐当哐当的响着一只数丈高,全身长满暗红色鳞甲,长着一张人脸的凶兽奔去。

这只凶兽很是凶恶,他的头上的头发是火焰,粗壮的脚上和尾巴上也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它身后的血环已经完全凝实了,每一次挥抓,都会打飞一片。

星月现在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懂了,至少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背后血环的凝实层度决定着实力的强弱。星月自己身后的血环还不算太过凝实,可是无极身后的血环,已经化为了实质。

无极带着星月冲到了那人面凶兽的身前,看着凶兽,得意的对着星月道:“月兄弟,给你看着我的无极剑道。”説着心中嗤笑道:xiǎo样儿,等你看到了俺们无极剑道的厉害,还不双手将神剑给俺们奉上。

星月好奇的看着极端无耻的无极,那凶兽已经感觉到了面前两只蝼蚁的目的,“蝼蚁,我要踩死你们。”説着,那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大脚掌,便冲着无极和星月重重的踏来。

无极不为所动,双手结印,背后凝实的血环绽放着灼灼金光,另一道虚幻得有些看不清的血环悬浮在无极的身后。

而后,在那一道凝实的血环之中,亮起了一枚金色的符文,“无极之道,就在我的心中。”

话音落下,无极的身影突然的消失了,而后星月就看见方圆数十丈之内,所有的敌对人马,身上都暴起了蓬蓬血雾,特别是那只凶兽,身上更是不断的暴起了血雾,疼得它嗷嗷直叫。

而后,一道扁平的金色剑光从地上冲天而起,穿透了凶兽巨大的身体,金光渐变虚幻,“嘭”的一声,凶兽自己从腹部被剖成了两半,如同河水一般滚烫的鲜血咆哮着冲向了四方,身穿超级短裤,黑色的腿毛被鲜血粘成一缕一缕的,套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盔甲,胸口处浓密的胸毛也钻了出来。

星月看着无极骚包的站在凶兽的尸体上,还捋了捋自己被鲜血染湿了的头发,摆着一个丑陋的姿势。可是,根本没人看,这是战场,一不留神就会死亡的地方,星月揉了揉鼻子,提着神剑,转身冲进了人群,继续了他的战斗。

无极看着星月走了,“嘿。”了一声后,跳下了凶兽的尸体,然后追上了星月,看着星月,骄傲的笑着,“月兄弟,我这剑道还成吧!”説着,顺手将星月的对手砍翻在地,等待着星月的回答。

“你为什么对我的剑,这么感性兴趣?”星月看着无极,冷冷的问道。

感觉到星月声音的冰寒,无极明显一愣,而后又尴尬的看着星月,“我觉得,你那把剑很适合我。”星月摇了摇头,“晚上再説吧。”

説着,星月便又冲进了人群中。在这里,只有永无止境的杀戮,不过有着这个“无耻剑圣”,也能够减少生活中的压抑。

金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南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湛江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