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绿野】石头现形记(小说)_a

2020-01-16 22:2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敞开的院子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块菜地,四边围着种上五颜六色的小花,圃里的各种蔬菜齐刷刷地伸直了腰,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绿油油的光。门口有个狗窝,那是大黑的住处。墙根角落里规规矩矩摆放的是大堆的易拉罐,废纸,压扁的纸箱子,码得刷齐,怕下雨湿了,用块大塑料布遮着,边角处露出了缝隙,发出探寻的信息。

七十五岁的陈老太站在门口,花白的头发剪得很短,贴在了头皮上,头顶稀疏,一张黑瘦黑瘦的脸上满是皱纹,伸出一只粗糙的、有着星星点点老人斑的手扶住小三轮车,眼皮有些耷拉下来,藏在里面的那双眼睛,却很有些神采,矮小的身子扶着小三轮车。她挺了挺佝偻着的背,这个院子,这个屋子,老太已经独自生活了十几年,心里有些留恋:老头子,你走得早,扔下我一个人,这些年我熬得有多苦!咱们养得那些畜生我也不指望,老天有眼,不用再愁以后的日子了,这里我也要卖了,你可不要怪我呀!

大黑从狗窝里“噌”一下窜过来,在老人的腿旁趴下,用脑袋蹭着裤腿,甚是亲昵。老太看着大黑乌溜溜的眼睛,收住伤感,缓过心情:“好了好了,你也跟我相依为伴了这些年,我会带你一起走!”大黑似乎听懂了老太对它说的话,摇着尾巴,在老太身前身后转来转去,甚是兴奋。

陈老太缓缓弯下腰,拍拍大黑的头:“乖啊,等着我把这些东西都卖了,咱们就走啊。”她慢慢走进院内,拽过墙角的小板凳,开始收拾角落里的破烂。这个院子是才恢复平静的。

(二)

三个月前,一个傍晚,老太太把捡的破烂驮回家,回身刚插上大门栓,就响起敲门声。她打开门,一个瘦高个子的中年人探出脑袋:“大娘,我是过路的,想在你家讨碗水喝,可以吗?”

老太太招呼着进了来:“这是打哪儿过来的呀,我怎么看着面生,不是附近的吧?”

那人脸上堆笑:“不是,我是过来这边进货的。”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到来改变了老太太从此后的命运。

老太太进了屋,从暖瓶里倒了一杯水,递给那人。

那人穿着随意,一身简单的休闲装,背着一个登山的双肩包。他赶紧接过递过来的水:“大娘,已经很打扰你了,我喝口凉水就行,你看你还给我倒了热水。”

老太太呵呵笑着:“出门在外,多不容易,喝口热水,暖暖胃。”

“ 来,过来这边坐。”老太指了指旁边那把椅子:“可别嫌这椅子破,它可跟了我三十多年了,结实着呢。”那人连声道谢,看了看那把椅子,陈旧,且硬,但在椅上铺个方方正正,跟椅面一般大小的厚布垫子,倒也不会很咯人。

“大娘你心眼真好使,人心善会有好报的。”

老太太不以为然:“我老婆子一辈子不昧良心做事,能帮到别人的尽量帮,有什么好报?老头子也死得早,儿女们有了等于没有,剩我一个孤寡老太太,好报在哪里?”

那人也是个能嘴会舌的,又说:“人心善老天爷都能看到,您这是时候未到。我姓石,人家都叫我石老大,大娘就叫我石头吧。”他跟老太太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很投机。

他一边喝着水,一边迅速把室内打量了一番。一个火炕占去屋里一半地方,炕梢处放一个炕柜,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深紫色漆,一把老式铜锁头居中锁着。上面还有被和枕头,板板正正,再用一块大被单蒙上。炕上铺的是地板革,上面的花纹清亮亮的,一把扫炕笤帚,用布在把上,根处缝补地结结实实,除此之外再无杂物。地上也是一口古董式的大柜,是暗黄色,柜上摆着镜子,梳子,两排木相框里面是大大小小的黑白照片,都是些谁的照片石老大没仔细看。两个老旧的木椅子并排放在门旁边。虽然简单朴素却也整洁利索。他目光扫过,对老太太说:“大娘,我出去方便一下。”转身就往外走。老太太的声音在身后追出来:“石头啊,院里就有厕所!”

石老大转出屋子,来到院子里,靠菜地尽头有个自家垒的厕所,石老大正要进去,忽然被旁边一块大石头吸引住了,这块石头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凭他多年收玉石的经验,一种直觉让他有些怦然,他灵机一动,看看老太太还没出门,干脆在这块石头上撒了泡尿……

(三)

陈老太是个干净的人,她趁着石老大出去上厕所的功夫,把屋里拿着抹布又整个擦了一遍。这功夫,石老大推门进来了:“大娘,我就说嘛,你的好运是未到时候,这不时候到了,自然就应上了。我跟你商量个事,你院里有块石头,喏!就是厕所旁边那块,我看着很喜欢,你卖给我吧。”他伸出一个指头:“我出一百万元!”说完,期待的眼神,等着看老太太吃惊的表情并且爽快的答应。

然而,老太太楞了半天,哑着声音开口:“多少?”

石老大再次掷地有声:“一百万!”

老太太又半天不做声。

石老大不禁急了:哎呀!大娘呀,这石头放这儿一辈子你也不会把它当回事,这我出这么多钱,你就卖了吧!”

老太太还是不出声。

石老大又说:“大娘,我也看出来了,这里只你一个人住,生活上也只能解决个温饱,有了这钱,你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担心了,这样多好!是不是?”

老太太看了看他,清清楚楚地说:“不卖!”

石老大愣住了。

老太太说:“你看这样行不?你帮我找个可靠的鉴定人来,这块石头值多少钱,等卖了咱俩一人一半你看怎么样?”

石老大瞪大眼睛,一拍大腿:“成交!”又伸出大拇指:“嘿!大娘啊大娘,我石老大闯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头一回遇上你这样精明的老太太。好!就按你说的办,你等我好消息。”他心里有数,这块石头……他再看了看老太太,转身出了门。

这地界是有名的玉都,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产玉,自然整个镇上的人也以做玉器生意为生,迎接着天南地北买玉的游客。石老大就是个玉器商,他的那泡尿让老太太家那块茅坑旁的石头露出真容,他一阵激动,这是块很贵重的稀有玉石,如果开发出来价值不可估计。石老大做了一辈子玉石生意,还没见过这么大,这么纯质的玉石……

三天后,陈老太在家接待了石老大和他带来的玉石鉴宝师。得出的结果是,这块石头值一千万。老太太不动声色:“石头,我老太婆说话算数,你帮我卖了,咱们一人一半。”石老大欢天喜地:“好咧,大娘,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陈老太说:“石头,你先回去联系茬儿,我想仔细问问这位鉴宝师点别的事。”石老大看了看老太,疑惑地走了。老太拉起鉴宝师:“你跟我来一下。”

院子里,鉴宝师看了看老太指给他看的石头,瞠目结舌,房角旮旯处,这样的石头还有好几个,大小不一。

“你给我看看,这些都是一样的石头吧。”

那人仔细看了看:“嗯,错不了,老太太,你可发财了。”老太人摇摇头:“大侄子啊,你这鉴定费我暂时出不起,不过你放心,我老太太不欠别人的,说好是多少,等我把石头卖了,我加倍给你。另外,你帮我把剩下这些找个主儿,我给你二十万怎样?”那鉴宝师吸一口气,惊喜地连声说好。

所有的交易都在悄悄进行。

(四)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老太太发大财的事附近人都知道了,四个儿子两个闺女带着全家浩浩荡荡而来。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小房子,忽然间好像炸开了锅。

老太太端坐在炕头,瞥了一眼快被挤破的屋子及屋里的人。五十多的大儿子略微的谢顶,一身的西服革履也难以掩饰那突出的肚子,他的情绪有些激动,用力地挥舞着手臂喊道:“妈,你怎么给些外人那么多钱,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二闺女也说:“就是,你给别人钱征求我们同意了吗?我们可是你亲生的儿女。”

三儿子家的二十多岁的孙子说:“奶奶,你有那么多钱,留着干什么?得给我买个车。”

二儿子家的孙子也说:“你给他买就得给我买,我也要,我女朋友还给我要房子呢?你得管我们。”顿时屋子里的人吵闹不断。

陈老太只觉得被吵得脑袋轰轰的,她安静惯了,一时适应不了。眼前雾蒙蒙,人也看不清。有多久子女们没登门了?上一次登门是几年前来给她借她靠捡破烂辛苦挣来的钱,大上一次是老头子死后,来争家产的。她心里明白,儿女们都不敢登门,怕被沾上。都是一样的心思,不想给她养老,这个攀比着那个,让谁养都觉得委屈。她就是块破布,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被丢来丢去,恨不得自生自灭才好。老头子是个刚强的人,若不是生了这些气,能死那么早吗?这些年她也习惯了,就当没有生这些畜生。

老太看着她的儿女们:“我只记得我跟老头子是养过六个儿女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拉扯大,成了家,立了业。到我们老了没人管了。这忽然间来这么大家子人来跟我叫妈,叫奶奶,我老太太可是弄不明白了! ”

小儿子一直不说话,这时有些不耐烦:“妈,你就说钱给我们怎么分吧!我还有事,这都忙不开呢!”

小女儿瞪着眼睛出声:“老四,你悄声的哈,谁没有事?我也是请假来的,你姐夫晚上还要打夜班,还得回去做饭,是不是啊?”她捅了捅她老公,她男人唯唯诺诺应着。

二儿媳说:“等妈下去了,房子就给我们军奇吧,我们家条件最不好,军奇小时候又是妈看着的,有感情。”众人还没回话,军奇先不乐意了:“妈,奶奶这破屋子我可不要,我女朋友要楼,不要房,要不,你们把楼倒出来,房子你们住。”

陈老太抖着手,抿紧了嘴,一言不发。

二闺女一挑眉头,眼睛瞪得老大,尖着嗓子:“呦!二嫂,那可不行!谁家条件好?我们还挤在我婆婆家没自己的房子呢!妈的房子不能是你一个人的,也得给我们分。”

二儿子悄悄拉拉他媳妇的衣服,摇摇头。他媳妇看着他冷笑:“你拉我干嘛?你还是男人吗?这种事还得老婆出头?看看你妹子,哎呦,没听说过,出了门的闺女也来争家产了!”

三儿媳微笑:“房子是妈的,那得看妈怎样分了,前些年房子倒瓦,我们还出了钱,这妈一定是记得的,虽然钱不多吧,可是你们谁家出钱了?”她语声不紧不慢,拿眼皮扫视了众人一圈,隐隐有些得意。

大闺女声音平静:“妈的房子我不争,只是那些钱大家应该平分。”

话音刚落,大家才反应过来重点在哪里,放着那么多钱不管,倒争开这破房子了。又嘁嘁喳喳吵嚷起来。

良久,在民政部门工作的大儿媳妇清清嗓子:“咱们中国人自古就讲究长幼尊卑,从来都是长子当家的。我是媳妇,虽然是陈家人,但也不便多话,你们大哥既然是老大,就让他主持吧!”

众人心里明镜似的,这大嫂还是那么厉害,轻轻一句话,让做媳妇的闭上了嘴,让做闺女的没了发言权,把主持大局的权利放在自家男人身上,看起来还那么的名正言顺,不太好驳。

“好了好了,说正事。”大儿子拍拍手,拿出在公司做领导的架势,看着众人,大家渐渐安静下来。他转头去看老太太:“妈,你说吧,总共有多少钱,我们自己分。”

陈老太不怒反笑:“好啊,我这些好儿好女!你妈还没死呢,现在就想来分钱,问我有多少?你们可听好了,我一个子儿也不会给你们!”

轰地一声,仿佛投下个炸弹,人声比之之前更加鼎沸。众人有些慌了,这老太太要是不给他们钱可怎么办?顿时儿女们群起而攻之,你一句我一句,乱成了一锅粥。老太太拽出个枕头,躺下来,闭上眼睛,干脆来个不闻不问。

一连几天,陈老太家里都有儿女们陪着,今天是老大明天是老二,后天说不定就是老三或者老四,没有一天把老太太独自一人扔家里,也不让老太太出门。老太太也不理,每天收拾收拾破烂,整理整理菜园,倒是把屋里屋外打理地井井有条。

这样盯了两个多月,子女们先熬不住了:“妈,你可想好了,你要是死了,钱也带不进棺材,早晚是我们的,还跟我们耗什么呀?”

就在半个月前,老太太做出了惊人之举。把大部分钱捐给了慈善机构,留一点钱给自己找了个养老院,房子也找了主儿廉价卖了,一分钱也没给子女留下。

等子女们闻风而去时,看到的是易了主儿的房子,众人大眼瞪着小眼,各种懊悔,各种愤怒,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只能互相指责互相谩骂,只是,陈老太再也听不到了!

共 45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这篇小说,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是啥滋味。我感觉我的心好痛。首先为老大娘的做法拍案叫绝。这样不孝顺的儿女就该这样对待他们。做父母的,含辛茹苦把儿女养大,为了啥?常言道:养儿为防老。从伦理道德,从你们一天天长大。父母的无私付出!你们敬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每个人都是奔着妈妈的钱去的。叫人愤慨,叫人心寒。一块石头的现形,把一个个丑恶的灵魂尽显。上演一场场争夺财产的闹剧。看看现实中,真的有好多这样令人心痛的故事。作者能把这样的事情从生活中提炼出来,加工为小说,意在鞭挞这些不孝的,和石头一样冰冷,没有感情的儿女。对老人的遭遇充满了同情,对老人的聪明给予了赞赏。有时候,对于丑恶不能迁就,狠狠打击才对。无论我们生活在啥样的年代,不管我们是高官厚禄,还是平头百姓。记住,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去善待自己的父母,才无愧于人。这就是这篇小说的内涵魅力所在。我们爱文字,爱写作,就应当选择这样的素材来进行创作,我不喜欢编造,脱离实际生活的作品。本篇小说,语言简洁明了,结尾出乎意料。弘扬真、善、美。抨击丑恶。我个人认为是一篇佳作,力荐共赏。【编辑 文字女人】

1 楼 文友: 2015-06-07 14:12:1 我很看好这篇小说。一个个儿女上演的丑剧。令人义愤填膺。妹妹的文字一直很好,大多是精品。都是反映社会现象的好作品,向你学习。编辑不妥之处,望谅解。问好妹妹。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07 14:24:09 很感谢文字姐姐的精彩编按和留评,编辑得很到位。石头现形记:就是要在有价值的石头面前,暴露出子女对父母的无情,像石头一样冰冷无情,鞭挞了这个社会某些金钱至上的冷酷。问好姐姐,夏天快乐!

2 楼 文友: 2015-06-07 20:42:41 好文章!正能量!看完之后也很感慨!不多说了,问好一夕老师! 雪花飘落黄河边,融入笔中写华年。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6-08 07:05:05 雪落姐姐来看我,上茶,不必多说,尽在不言中!祝早安!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治疗滑膜炎的方法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玉林鸡骨草胶囊价格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