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憾梦西游第四十九章七彩舍利

2020-01-24 06:3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憾梦西游 第四十九章 七彩舍利

杏仙听了落寞一笑,点头道:“正是,但如今被人供奉叩拜的木仙们却变成了杀人嗜血、危害一方的大魔头,当真是莫大的讽刺。”

唐三藏也禁不住叹息一声,安慰道:“所幸你还未沦落魔道,仍然为了保护荆棘岭的山民而不懈奋斗着,就冲这一点,我也该向你致敬,拜你一拜。”三藏把话说完,真个就躬起身子,向她拜了一拜。

眼见及此,杏仙苍白的脸上又现出一片酡红,然而眼中的悲哀越来越深,默默摇头道:“虽则如此,却正如方才两位童子所说,我为了维护这林中山民的安危,这两百年来一直在消耗真元散发红雾,再加上根系断绝,营养不良,一贯是入不敷出,恶性循环,伤及根本。我近来越发地精神憔悴,体力不济,自感大限已到,命不久矣,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三藏听了心中莫名地一痛,忍不住脱口道:“若将心比心地来说,我倒真是同意那两个童子的说法,人类那般地自私贪婪,为了自家能够遮风避雨,居住安逸,砍伐了太多的树木,用来建造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哪里顾及到你们树木的感受?你却为了掩护这些自私自利的人类,两百年来一直甘心情愿耗费真元,散发红雾,致使自己精神憔悴,体力不支,着实地愚痴也。”

杏仙闻言勉强一笑,落落出尘道:“你能这样想,于我心上已是莫大的宽慰,我非是愚痴,只是觉得草木既有根系,就该扎根泥土,汲取营养,方是正道,若为了寻求活命,却这般地倒行逆施,残害生灵,杀人饮血,是偏离了正道,亦有违草木的尊严也。”

三藏一听止不住地点头,抚掌叹息道:“对对对,草木的尊严就是扎根泥土,汲取营养,能说出如此有深意的话语来,是否也当得起我一拜?”话说之间,又恭恭敬敬地向她一拜,且下拜的幅度极大,大有诚惶诚恐、心悦诚服的韵味。

杏仙不觉得满脸娇羞,仰天叹息道:“只是你却着实孟浪,花言巧语的,竟为了这便向我拜了两拜,跟两百年前那个生性木讷、不解风情的陈玄奘相去甚远,但这样的你似乎更加地真实通达,平易近人,更接近于佛子大道,返璞归真,让我忍不住心中欢喜。”

“只可惜此刻我根源尽丧,时日无多,真遗憾没有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禁不住让人涕泪横流也。”

话说到此,杏仙猛然醒悟,一把拉住三藏的手往古庙背后跑,边跑边说道:“不对,我既留你在此,却冒昧放走了桂梅二童子,想来她们必定对此事耿耿于怀,便会到四皓面前去告状。四皓闻言势必震怒,将会前来兴师问罪,他们手段既强,人数又多,光凭我区区一人,如何能够抵挡?且待我尚未败亡之时,先把要交代的事情给交代了,免得留下遗憾。”

三藏又被她牵着狂奔,一时间身不由己,气喘吁吁道:“慢点慢点,却有什么紧要事这般急着交代,不就是抓个人取血吗,又不差我一个,四皓如何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偏要来此与你拼抢?”

杏仙闻言倏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道:“大唐圣僧唐三藏,你就莫要装疯卖傻了,你既承认自己是佛祖钦点的天命之人,却当我不知吃你一块肉便可岁逾万年,长生不老,饮你一口血便可让白发还黑,枯木逢春,草木生根,朽骨生肉么?”

“桂梅两个童子心性痴顽,懵懂无知,不识你的本身,但四皓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一听她们的描述,必定知道是你到了此间,他们这些年一直因被斩断根系而深以为恨,耿耿于怀,既知你这一身血肉的功效,当真是欣喜若狂,日夜枕戈待旦,只要你来,以便吃了你的血肉,重长根系,恢复荣光。他们如今若是从两位童子口中得知了你的消息,焉有不心花怒放,蜂拥而来的道理?”

三藏一听嗤之以鼻,万般不屑道:“丫的,这才几个月工夫,老子这一身臭皮囊的功能居然又长了,竟能让枯木逢春,草木生根,这效果实在是太强大了。真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情愿让你吃我一块肉,喝我一口血,那你非但可以重新地生长根系,还可以岁逾万年,产生不老,不用再那么辛苦地修炼了。”

话一出口,杏仙只吃吃地笑,一个劲地摇头道:“虽则此事遍传三界,说得煞有介事,沸沸扬扬的,我却仍有几分怀疑,即便那是真的,我亦只想守着我作为草木的尊严,不吃肉,不饮血,不动你半根毫毛也。”

三藏听了分外感动,点头呢喃道:“若我体内之血当真有这般功效的话,我倒情愿划开手腕来浇灌你,让你重新长出根系,恢复容光也。”

杏仙闻言也是格外动情,突然间双颊飞红,扭过头去道:“你切莫如此说,我纵然枝枯朽烂,也决计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好了,你且看前方,我们到了。”

三藏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举目望去,只见前方数步之外堆着一个小小的坟包,前面还竖着一块石碑,上面用黑色的汁液誊刻着几个清秀的大字“大唐高僧陈玄奘之墓”。

三藏不由得吃了一惊,骇然道:“不想大名鼎鼎的大唐高僧死后居然安葬在了这小小的古庙背后,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幽静雅趣得很,也不算太亏欠于他。”

杏仙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他既是你的先驱前辈,你说不得也该跪下来拜他一拜。”唐三藏很是听话,当下便跪了下来,默默无言,恭恭敬敬地向着那墓碑磕了三个响头。

唐三藏站起身来,却看见墓碑前边的石台上摆放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方方正正的,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透着一股幽幽的木质甜香,煞是清新。

三藏禁不住面带疑惑,耸肩道:“丫的,这黑色的小匣子倒是精妙,却是用来做什么的,莫非装的是他的骨灰么?”

杏仙摇了摇头,颇感神伤道:“他的骨灰早已被我烧化了埋在这坟墓之中,这却是尸身烧化后留下的一颗舍利子,你且把盒子打开,看它与你可有什么反应?”

三藏依言把盒盖打开,只见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颗白色透明、如手掌般大小、生姜形状的舍利子,心中不免好奇,便伸手将它从盒子里拿出来,紧紧地握在手上细细地端详。

刹那间,这颗舍利子就如同通了电一般,发出皎洁绚烂、七彩的光芒,照得唐三藏禁不住眯起眼睛,惊骇道:“丫的,这舍利子怎么放出光来,像只大功力的灯泡一般。”

杏仙见状心中甚喜,拱手称贺道:“看来你果真是他的后继之人,我每隔几个月都来触碰一次舍利子,它都没有放出这等七彩的光芒来,你且把它收在身上,或许将来会有大用也说不定。”

“好了,此刻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我也了无牵挂,就在这里静静地守护着你,等待着四皓派人前来讨伐我。”

听她说得悲壮,似乎抱着必死的决心,唐三藏心中大急,咬着牙提议道:“他们不是人多么,你如何能打得过,难道就在这里坐以待毙,咱们还是逃吧。”

杏仙闻言摆了摆手,叹息道:“没有的,他们都是草木成精,借着这林中树木荆棘提供的信息,很快就能感知到我们躲避的位置,想逃都是无处可逃。除非是我利用真元再散发出一阵红雾,以混淆他们的视听,但我此刻精力不济,早先时候既已发过一次,再提不起精神来消费真元,倒不如省下些力气,与他们多作些周旋。”

三藏一听打个响指,继续道:“那也没关系,我既被两个童子所掳,我那几个弟子必定心急火燎,拼尽了全力也会前来寻我,都这时候了,想也该是到了。”

杏仙不觉得又自摆手,浅浅地一笑道:“我凭着林中草木为我提供的讯息,知道你那四个弟子确实来寻找你了,只是他们受了山民们的指点,驾云直往木仙庵方向而去,当你与我说话的时候,他们便已经从我们头顶上飞过了。”

三藏听了甚感郁闷,跳着脚埋怨道:“唉,那你怎么不提醒他们一下,却让他们白白地扑一场空,如若不然,亦可让他们与你并肩和四皓争斗,不至于这般地孤立无援也?”

杏仙禁不住默默地叹了口气,态度坚决,神情傲然道:“我此刻只愿与你静静地守候在这古庙边,不愿意旁人过来打扰,放心,若当真四皓来犯的话,我也会如你的几个弟子一般,拼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危。”

见她又犯了傻劲,唐三藏懊恼不已,又是心痛,又是无奈道:“可你只身一人如何能敌得了他们人多势众,你会死的啊,既然他们的目标是我,你还是快走吧,就由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他们便好,反正老子是佛祖钦点的取经人,堂堂的天命之人,即便是被妖物所抓,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院区
北京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哪家好
蚌埠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宜昌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分享到: